比霜

咸鱼画手。
今天也一幅都没有画。
三国史向杂食,架空只吃曹郭/双荀。
欢迎找我玩儿~

我还活着!就算是咸鱼偶尔也要蹦跶一下!

带糖给大家拜年啦(〃'▽'〃)

宿舍楼下最不缺的就是猫,只要有猫粮就是人生赢家(´▽`)

还是现代设定。

突发小脑洞,历史上207年就不说了嗯。

憋了半天没画出贺图,就拿小条凑个数_(:3」∠)_

啊我知道身高差不科学,就当老板穿了增高鞋吧【等等

总之大家元旦快乐~

冬至啦,除个草~

现设。想要出门却被曹总裹成了粽子2333

一个小填词

       一年前我有幸读到了姜太太的《苦昼短》,结果被文章里凝练细腻的描写和纠缠难舍的情思戳得死死的,完完全全陷进去了。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后,终于在期中考试结束后的周末找到机会写了个填词,但始终没有办法表达出我万分之一的喜爱!!!

       今天刚好也是期中考试结束,就把之前的填词做了点修改,鼓起勇气放出来。虽然是好久之前的东西,而且词填得也很渣,但我直到现在还是好喜欢《苦昼短》!特别想卖安利!

       赞美姜太太!疯狂赞美!以及厚不要脸地 @傻洋姜 

 ----------------------------------------------------------

*原曲《文乃的幸福理论》

(平时不怎么听歌,当时只想到这一首节奏合适的,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


庭中微风不停驻,杨花飞旋未落枝影曼舞

蛛网密布,脚下青苔淡薄处,洒落几点歆慕,将年华交付


芳草绿烟茫茫,又一年春到时的彷徨

深巷斑驳高墙,仍将回忆紧紧封藏

闺阁灰落了帷帐,多少渴盼托起春的重量

倾杯水对暮色仓皇,水映夕云凉

独临雕窗影幢幢,月辉何尝为人哀伤怅惘

时间一去不回望,留谁挣扎困厄于年少轻狂

似仍忆灯烛荧煌,却不再有身影交叠依傍

老屋依旧儿时模样,而君在远方

朱门横栓不放,门外溪悄悄流淌,无意沾湿君袖长

不忘,又何能忘,君笑靥如光

也曾将希望,赐予这落魄的旧房


与君读圣贤,夫子诫,非礼勿言

却不抵月色下竹影轻摇曳,清疏见

泪氤氲模糊双眼,抵死缠绵

唇齿相叩,吞没无声祈愿

月藏身云间,星明灭,萤火散遍

耳边谁叹一声轻喘,在黑夜的残片

回转难复怎知年少可解,天幕正西斜,辗转仍未入眠


劝飞光一杯酒,何不赶马加鞭快快走

长褂经年破旧,终翻做腐朽填荒流

往事空煎人寿,几人识得梦也有尽头

目光触处绞痛心口,知君不可留

旧相片已泛黄,拭灰端详君容芳,楚楚衣装笑正忙

不叹,又何需叹,人事成过往

只此情朗朗,罔顾却道伦理纲常


老屋已蚀渐,林花谢,年复一年

君于他乡应自宜便,勿挂牵,断想念

独阖眼回溯当年,情思难卸

雨停风歇,晴空又岂得见

年少欢愉却,太深切,紧缚不解

几经翻覆却不忍诀,常胆怯,是情劫

紧闭双眼只余素色一片,月光照见清泪不再有从前


本平淡剧目一场,三尺微命随风伶伶飘荡

揣几篇圣人文章,将平生喜怒悄然埋葬

料得几番来与往,回首君竟吟笑伫立身旁

张开双手拥抱这虚妄,不必诉离殇


睁开双眼看看啊,手边传来的温度是谁啊

遗有一言始终不曾改变啊,曾攥紧的爱,有传达到吗?

---------------------------------------------------

为押韵绞尽脑汁,很多地方都没什么意义【我的锅

没有办法表达出原作的万分之一美好!《苦昼短》真的特别戳!姜太太的文风真的特别棒!再次赞美!

看完了姜太太的《未了因》,虽然知道对于双荀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但就是...莫名地有些伤感。

瞎涂几笔排遣一下。

中秋,希望他们什么都不用想,只在一起看月亮。


给消失了好久的自己找一下存在感x

提前的七夕贺图!大概是醉酒?

后面几天事情很多所以先放出来了。